毕业

一年前宿舍比我大一级的涛哥毕业,他从济南赶回来拿毕业证,我俩在新主楼下聊天我问他:为啥看你一点不兴奋?涛哥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说,诶,怎么说呢,你到时候就能体会到了。我说,如果老板现在让我毕业我估计都能起飞。

      准备读博的时候,实验室的师兄都很诧异,问的真的想好了么?我说早就想好了。杨sir说还是别读了,要是让我再选一次我肯定不会读的。我那时候想,你都读了这么跟我说,是不是逗我?

      答辩后的谢师宴,毕业多年的晋师兄回来。他曾经在我读博最迷茫的一段时间有过一次闲聊,也是在一次硕士的谢师宴上,那次之后我突然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现在想想,真的非常感谢他的肺腑之言。谢师宴上,老师在我旁边,晋师兄在饭桌上向我祝贺毕业,气氛欢乐祥和,他问了我一句:来谈谈毕业的感觉吧!我想都没想,说了一句:一言难尽。他马上说:诶,你怎么能这么说,你不高兴么?我突然意识到我说错话了,我当然高兴,可我却不知怎么就说了个一言难尽呢。

      答完辩后发了两年以来的第一条朋友圈,期间段哥给我发过一条微信说,突然总感觉朋友圈里少了点什么,你好久没动静了。我说是啊,忙着毕业啊。贤哥前两天来帮我搬家,晚饭我们不知不觉就已经10瓶啤酒下肚,还是意犹未尽。我跟贤哥也快一年没见过了,我跟他说最后这两年我只希望大家啥也别问都忘了我。那天我才想起来我还有一把两年没摸的吉他,在屋子里把弦装好,竟然没有打品,弹了几下左手已经生疼。

Continue reading

折腾

这几天这个博客搬了2回家,有两个诱因。一个是原来的虚拟主机空间又要续费了,另外一个是在twitter上有天突然有人在讨论VPS,是因为有个VPS提供商Bandwagonhost放出来了一年只需要2.99美元的VPS,不过内存只有64M吧。大家都说这个小内存的VPS太适合做VPN翻墙了。要知道,在国内卖VPN的人动辄就是30多一个月,装的好像多高大上一样,其实那VPN的质量也就蒙蒙土鳖和文盲。所以这个2.99美元的VPS上如果架设个VPN服务器的话,倒是成了你个人独享的了,何乐不为?以前没玩过VPS,我自然下手买了一个9.99刀一年的,有512M内存。试了试,真的玩的不亦乐乎。于是博客搬迁到这个VPS上,同时也开了VPN和shadowsocks用于翻墙。而每年只需要9.99美元。我之前用的虚拟主机还要100RMB一年呢,反倒是便宜了。

Bandwagonhost这个VPS用着随便玩玩倒还行,翻墙的时候看看网页也足够,但是最近贵国情况越来越差,最近都开始下文件要封杀VPN了,各种网站被墙。你想查个东西用用google都不行。不是还有百度么?嗯, 是。百度你搜搜村东头的郭大姐跟李老头为啥搞破鞋还行,跟技术相关的就拉倒吧。后来我想了想为啥百度在这方面不行。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怪百度。百度主要是中文搜索,剩下的就没啥好说了。此外,上个scholar查个论文都查不了,你搞个鸡毛学术啊?所以,用了Bandwagonhost后我发现,从那时候开始,我的浏览器代理一直是开着的。但是Bandwagonhost毕竟速度跟不上,用多了就感觉到慢了。原来VPS也没几个钱,干嘛不换个快点的?这就要看下挖掘技术哪家强,满世界去找蓝翔。 Continue reading

一场感冒俩电影

周二的时候莫名其妙地感冒了,然后就趴窝了,躺着无聊正好看了俩电影。

我很少看电影,除非有什么地方很二。
第一个电影就是内个匆匆那年。其实按理说我应该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个电影上映了。不巧的是这电影曾经来贵航搞了个什么见面会,是在上映前的事儿。内天听大家议论说有什么见面会,是不是在见面会上放电影不知道,反正是可以抢票。我想了想白给就看看,应该能看见点小明星吧。我刚要打开抢票页面就听师妹说一共有8张票。于是我直接关了抢票页面,去他奶奶的吧。我就是这么知道这个电影的。后来好像这电影在网上宣传的还很多,总能看见,又听说是在北航拍的。我就理解成了个校园二把刀电影。这我就比较感兴趣了,有意思啊,看个乐。没过多久,网上的枪版就出来了。枪版?足够用了。电影确实在北航取了不少景,主要是教学区里那几个破教学楼。我想在贵航拍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在北京再也找不到一个有这么破楼的学校了,刚好还原了九十年代。电影讲了点啥我是没看太明白,感觉一切都莫名其妙的,就是印象深刻的是枪版里面那个拍摄的人在那配音,一个劲说拍的真烂,强烈建议去看电视剧版。卧槽,居然还有电视剧版?搜了一下果然有,才16集。强烈的好奇心驱使我又把电视剧版看了一遍。电视剧版确实比电影版强的不少,不说故事很狗血,至少人家把事情都说明白了。电视剧版也是在北航取景了,有那个臭名昭著的13号公寓。而且还是在多个学校取景,至少我认出来的就有贵航,北医,北邮,北师,北影,其中 Continue reading

巴黎

飞了差不多10个小时终于到了巴黎。一行4人,刚下飞机就变成了5个。对于巴黎人来说,城市交通是他们的骄傲,因为他们吹牛逼说随便站在巴黎一条街道,周围500米内必然会有地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蜘蛛网一样的地铁线路图简直就是噩梦。巴黎地铁还是分区售票,买错票出不去是小事,如果被查还要面临25-50欧的罚款,据说是。所以,我们下飞机碰上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从这荒郊野岭去我们的住处。大家开始潜心研究地铁线路图。我看了两眼头都大了,然后我直接跑到人工售票地方说我要去拉德芳斯你看着办吧,就这样,我买到了一张地铁票。后来众人纷纷效仿,结果是我跟大家拿到的票价不同,要贵了1欧左右。巴黎的地铁大多都是用驴车改装的,下面假惺惺地安装上了铁轨,但是只是起到固定作用,下面还有有轮胎的。坐着驴车我们来到了拉德芳斯,然后我成功地从地铁站出来了,他们4个被卡住了,因为票刷不出来。之后才搞清楚,我买的是高大上的RER线的票,他们到市中心后应该转乘M线才行,但是他们跟着我坐了RER,自然票价不对了。由于住处不同,在这里我们5个人变成了单个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