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跃进

你就管收钱呗?

中午的时候收到了空间服务商的通知,说是要更换服务器,自己赶紧备份数据,然后导入新的服务器,而且还限定时间,如果不及时的话第二天上午8点数据就全部清空。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站长都跟我一样能够天天上网,在此对那些未能如期搞定的网站默哀一下。其实很明显,这件事本应该就是服务商帮忙做的事儿,况且换成他们做的话会更简单,难度系数大概跟你从硬盘拷音乐到mp3差不多。但是如果让用户来做,那复杂程度就跟冬天脱裤子放屁难度系数差不多了。结果服务商宁可看着这么多人脱裤子放屁也不往mp3里拷音乐,直接会导致一些拉肚子还没脱下裤子就把屁喷射出来的杯具。我实在想不出这服务商除了成天卖空间收钱外还提供了什么除了服务器提供的服务。跟这个服务商合作3年了,这空间的价格是一年比一年高了,服务质量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不出以外的 Continue reading

限制级

前两天焦点访谈报道说又有一家色情站点被抓了。在我们这样一个没有分级制度的梦幻国度里,这种事情是多么容易理解。前两天和几个淫民一起吃饭的时候还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几个中国人办的一个色情网站的服务器假设在国外提供一些色情服务,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那么他们到底触犯不触犯中国的法律?一向单纯的中国法律要求公民禁止传播黄色淫秽内容,但是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我往楼下泼一盆洗脚水哪就那么肯定不会沾到你身上涅?如果这确实犯法了那是不是说明在国外做生意的中国人必须得遵守两国的法律?所以说解决这个问题只有一个办法,谁让你是中国国籍涅?改了国籍,爱咋整咋整了。你看最近比较火热爆出的那啥的演员表里国籍基本没有中国大陆的就说明了吧。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他们都去国外拍毛片儿了,但是人家至少可以在国外看毛片儿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