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电视台

歪钉

    今天是小新大喜的日子,他终于结婚了,这次是真事儿。早在半个多月前风声走漏时肖大侠和傻骄就让我代交礼金,人可以不到但是钱是不能不到的。后来这事儿就愈演愈烈,盛一直没动静我就默认他会来了,结果事到临头前一天才知道丫没打算来。我觉得吧,结婚呢就应该开个支付宝账户,为不能到场的人准备的,支持网上付礼金,省的他们四处找人帮忙随礼,婚礼一完事儿直接从支付宝导出个仇人名单来,省的以后还忘了这孙子到底来没来参加我婚礼了。
    小新的婚礼高端大气上档次,是我参加的所有同学的婚礼中最牛逼的一个,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同学婚礼,所以也显得格外有意义。 Continue reading

蒙象音乐节

    去年还是前年来着,听人说起过一个神马大爱音乐节,主办方卷钱跑了,连乐手的房费都没给结,后来乐手没办法,从宾馆偷偷摸摸想方设法跑出来,跑的你叫一个狼狈。当时觉得甚好,这样给大家敲个警钟,闻到钱味儿就有人吸着鼻子过来了。但是那个音乐节的下限如今在我看来简直就是道德准则了。梦象音乐节呢,是口袋音乐、声演坊搞出来的,准确的说是一个叫做崔人予的人弄的,他在圈内口碑就跟婊子的牌坊一样挺立。他说自己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于是就搞出了这惊天地泣鬼神让人匪夷所思的梦象音乐节。
     今年是梦象音乐节的第一年,但是这个概念可不是今年提出来的,卖票也不是今年第一次开始的。早在2012年地球毁灭前,梦象音乐节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当时找了个印刷厂就开始印制门票。当年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们的演出阵容实在太强大了,请了一堆后摇的大牌来,在诱惑面前我的智商就显得不是那么够用了,找了几个乐队的官方主页发现乐队确认了演出信息后就信以为真了。后来主办方就在演出即将开始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来办演出还需要政府批文啊!结果没批下来,于是北京上海两场全部流产,但是天津的继续举办。我想想天津也不是很远也就无所谓了,当时还查了地图,演出地点在团泊洼。后来天津也取消了,于是2012地球还没毁灭呢,这个音乐节就毁灭了。网上骂声一片,但至少后果还不是很严重, Continue reading

高素质小偷

     昨天在北航大澡堂洗澡,装衣服的柜子没有锁出来的时候一切正常,等到了超市买东西时发现自己钱包里的纸钱一张都没有了。小偷心地善良,还给我留下了一枚五毛的硬币。我想,我大概是被盗了吧。而被盗的时间就在我洗澡的时候,因为进去之前我还打开钱包拿了校园卡。
     这是一场离奇的被盗事件,因为在我的钱包里公交卡,优盘,银行卡什么都没有丢,包括左边口袋里的手机。我真的想象不到是怎样的一个小偷,打开了我的柜子从口袋里掏出我的钱包后把对于我来说最不值钱的一叠纸币拿走了,然后还很有耐心地再把我的钱包放回原位,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以至于我穿上衣服后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这大概是一个高素质的小偷吧。因为除了那点钱外其他他拿走我哪样东西都会让我很郁闷,但是偏偏他就没有这么做。 Continue reading

常州-上海

    临正月十五出差去了常州,这应该是我到过的中国最南端了,也是头一次去所谓的南方。听说南方冬天不好过,阴冷潮湿我来之前就把各种地狱般的感觉都想象过了,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到了常州发现,也不是那么回事啊,空气湿润但不至于潮湿,气温也挺好。倒是在宾馆里成天开空调感觉干巴巴的。看来有些说法也不靠谱。
     来常州前我对常州一无所知,只是听着这个名字耳熟,大概是跟扬州类似的地方名字相似吧。常州的老师抱怨说有好多人都不知道常州这地方感觉挺悲哀的。我们还安慰说很有名的,没听说过的都是没文化!是土鳖!—这不是我说的。我发现自己瞬间就成土鳖了,真没好意思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学校旁边有个红梅公园,从学校直接可以看到公园那有个巨高无比的塔,大约有十几层楼高,晚上塔还亮着灯看起来很壮观。我想这是哪朝哪代建的啊,古代人民就能建这么高了?后来发现原来是03年江朝建的。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