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体思想

阿娇

在中国的南海上有个小岛,那里生活着一群以打渔卫生的土著居民,风景优美,海鲜个头巨大,盛产皮皮皮皮虾和生生生生蚝。一方水土养育好几方人,阿娇作为一东北爷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发育得白胖白胖嗷嗷待煮。这里人民生活富足,遍地是债主,每天的生活就是全国各地催债。这也就是阿娇此次来京的主要目的。不过欠债的都是大爷,阿娇此次出行并不顺利,债没追回来,反而破财在京请大家吃海鲜。阿娇目前身居国开行要职,在小岛上置办了别墅和豪车,每天出入豪华会馆,泡妞都是空姐起步,偶尔没事了就出去飚车做一个环岛旅行。岛上的pm2.5很低,阿娇初来乍到还相当不适应,于是他选择了靠近深圳的海口定居,据他说这里偶尔还是可以呼吸到从深圳飘过来的雾霾,勾起他蛋蛋的思乡之情。阿娇说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太腐化,每天工作7小时,实际干活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是吃喝玩乐。于是等到体检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点轻度脂肪肝。虽然我不清楚能有啥影响,但是听起来这就是个富贵病。像我们天天吃食堂的人,每天吃的油水都转化成脂肪也得不了脂肪肝啊。小满也刚刚从三亚回来,问起阿娇那如何时他拿起一个生蚝说我都不忍心吃,没见过个头这么小的。 Continue reading

麻辣小龙虾

      郭哥很早的时候就说要请我吃海鲜,这件事他预谋了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让我做好准备大吃一顿。我为了配合郭哥,开始了一个月的肠胃刮油运动。就在胃亏肉晚期的时候,郭哥说,走,咱去吃海鲜吧,地点呢就在大名鼎鼎的簋街。说实话,来北京这么多年我还真没逛过簋街,这次还是第一次。簋街这地方还是挺热闹的,两边除了吃饭的人就是等着吃饭的人,让人瞬间忘记了这世上还有别的事情要做。走着走着我觉得不对劲,这周围咋都是吃麻辣小龙虾的呢?郭哥,咱说好的海鲜呢?郭哥说,对啊,龙虾不就是海鲜么?我赶紧掏出手机查阅了一下—-“螫虾的适应能力很强,从调查情况看,无论湖泊、河流、池塘、水渠、水田均能生存,”,然后把手机乎在郭哥脸上,这哪里有海了! Continue reading

谣言

     每次见到逍大侠的时候她总要问我,咦,胜男姐跟你联系了么?我说木有啊,她已经去世多年了。后来胜男姐的身世就成了一个迷,那天在网上蛋疼的时候随手搜了一下发现胜男姐跟协和勾搭在了一起,于是我就造了个谣说她可能去协和了。逍大侠听闻后一脸羡慕嫉妒恨大呼太牛逼了。这人啊,就是禁不住念叨,这不,胜男姐大约是天上有灵,突然一下诈尸吓了我一跳,她大约是专程来辟谣的吧。那天胜男姐突然开通了微信,我等屌丝赶紧上前膜拜。胜男姐凌晨五点多通过了验证,我想莫非是我低估了胜男姐?这跟我都有时差了啊。赶紧回复说你出国了?后来我觉得自己想多了,因为我跟正常人都有时差。胜男姐一脑袋汗,说她手机坏了号都没了,把我的号要去了。原来胜男姐从遥远的南方来到了祖国了首都,旁边。一个叫做天津的小村子。那里民风淳朴,世外桃源,家家都会包包子。胜男姐一心要当家庭主妇,被这样的生活打动了。不辞万里就此扎根。在一个当地知名的脑壳精神病医院工作。胜男姐刚刚找到一金龟婿,于是上来就要先刺激刺激我,问我个人问题解决了没有。深谙丫八卦能力我每次都说不急不急。现在她开始严重怀疑我的性取向问题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