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

老虎发威

以前听单田芳老同志的评述时他就经常说,在江湖上混的碰到女人和和尚一定要多加小心,因为这些人看开都是一些弱者,如果他们能在江湖上立足那一定是有独到之处。我这几个哥们里大多也都属于这一系列,小新我就不说啥了,依仗着好环境寻花问柳的高人。每次他一提到他女朋友我都要问上一句:你说的是哪个,还是那个么?这样只为免除误伤。后来我们几人对他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都不加过问了,当一个人的生活中花边儿新闻成为了主旋律你能问出来 Continue reading

杂一

猪流感
那天电梯上听见几个人议论猪流感,他们说什么猪流感跟猪流感跟猪没啥关系,也不清楚到底是哪先发明了猪流感这个名词结果害了一群养猪户。我从来没关注过猪流感,到了实验室上网看了看发现卫生组织确实证实了猪流感的传播跟猪没啥关系,所以现在都开始叫H1N1 甲型流感了。我又上新浪看了看这究竟是啥玩意,结果看到新浪上对比猪流感,禽流感和普通人流感的一个表格里最后一行的一句话:目前我国所研制的所有流感疫苗对猪流感都是无效的,但是猪流感是可防可控可治的。看到这句话我直接把网页关了。这句话所表达的大概跟“目前我国受到经济危机的冲击国内众多企业纷纷裁员,但是我国的经济一片大好”所表达的相似。有这样的媒体,我们还有什么不好?
飙车
杭州有人飙车把一浙大学生给撞死了,结果第二天新闻全都是富2代飙车撞死浙大学生。网民于是集体攻击大骂有钱人如何缺少社会公德等等。但是我始终想不明白有人开车撞死人了跟开车 Continue reading

卧谈会

卧谈会
我的寝室一共有三个人,一个人叫我,还有俩是孟老师和赵同学。我们三个人都有个共同的爱好就是扯淡,但是孟老师除了扯淡以外还有个重要的活动就是每天给他女朋友打电话。我和赵同学于是就有了一个新的消遣活动—听孟老师打电话。经过半年多的磨练,我俩结合了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还有科学发展观用科学辩证的眼光发现了孟老师电话的规律。一般孟老师电话分为上下两部,就跟厂牌毛片儿都分A盘B盘一样。通常情况下上下两部各占2小时。影片开始的前15分钟为前戏,这时候的谈话一般都很和谐,谈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接下来的15分钟孟老师的女朋友,催老师,总能用她敏锐的眼光找到一个吵架的话题,挑起事情的争端,然后的一个半小时事件慢慢走入高潮。一般高潮的时候都是以孟老师挂电话结束,留下一段“悬念”。接下来就是中场休息,这时候我和赵同学可以上上厕所,活动一下笑抽了的面部肌肉。活动完毕后,孟开始再打回一个电话,这2个小时故事逐渐走入结束。最终孟老师和催老师重归于好。
每周都有那么几天,路漫漫夜漫漫,星光颤抖长夜慢慢,这样的夜晚我们三个男人不能创造人类还能有什么追求?那只好进行卧谈会了。卧谈的内容基本就是围绕孟老师和催老师的爱情生活。每当这个时候,赵同学总是会跟孟老师争论不休。孟老师开始十分耐心一一解答,后来孟老师显然已经被这个好学的赵同学问得快崩溃了只好说句:靠,女人都这样,等你以后就知道了。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赵同学当然不能被这样的回答满足继续追问。我呢,一般充当调和剂,比如在他们争论得面红耳赤的时候赶紧打断下说:等等,等等,诶,孟老师我问你个事儿啊。然后问个让孟老师更加崩溃的问题。后来孟老师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一次还很强硬地打断了我说:靠。但是卧谈会都还是十分欢乐的,尤其我和赵同学。就在昨天的卧谈会上由于我笑得抖动过于猛烈,手机愣是从床缝里掉了下去。
我和赵同学对猛老师的所作所为给予了高度的赞誉。我们分别对孟老师的忍耐力和心理承受能力进行表扬和仰慕。孟老师每次在这个时候都会变得十分扭捏以及不好意思,红着脸低着头说:草,草。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天使是博爱的因为看上去他跟谁都能在一块儿过。我们给孟老师的评价就是,我们觉得这个世界上百分制九十九的适龄女青年都能和孟老师过到一起去,结婚生子,白头偕老。后来又对这条理论进行了完善:另百分之一在精神病医院。孟老师听到这里就越发不好意思了,他神一样伟岸挺拔又不缺乏温柔的高大形象就这样深入我们的内心。赵同学提议说要把孟老师和催老师的事迹发到猫扑上去教育一下广大网民。经过仔细讨论我们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你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做到孟老师这么伟大吧,那样会使光大网民丧失信心的。
最后卧谈会在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中结束,我们也纷纷对孟老师表示了发自内心的祝福。希望孟老师半年后流亡日本的时候仍然可以处理好这份宝贵的异地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