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y date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娟子与山顶洞人

娟子与山顶洞人
有个组合叫做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听了他们的两张专辑后,我觉得他们的名字应该是小娟与山顶洞人,感觉他们的歌儿与这个名字很配,给我的感觉都是挺久远,风格都是有些俗不可耐的。
很早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个组合,虽然我对民谣的东西比较喜欢,但是一看到这么个名字总让人提不起精神来。我承认自己是个姓名党和封面党,这也很正常,大多好的专辑都有一个出色的封面设计嘛。几周前在王小峰的博客上看到他介绍了这个组合,评价很高,说娟子的声音属于天籁之音的范畴。最近又赶上期末考试,总让自己摇来摇去的也不是个事儿,终于决定要尝试一下这个乐队的东西了。先去了他们在豆瓣上的空间,上面第一首就是娟子淫唱的天空之城。对,就是那个日本动画片的那个天空之城。听之前我当然是带着欣赏的眼光去听,因为上面大家的评价都很高。开始还不错,唱的高音的时候我开始怀疑娟子是不是晚上没睡好,唱着歌儿打起了瞌睡,有些失望。下载了他们两张专辑,我惊奇地发现居然是两张翻唱的专辑。我本身不太喜欢翻唱的东西,因为大多翻唱的东西都缺乏新意,缺少自己的东西。当然不排除有好的,比如污秽的摇篮翻唱布兰妮的那首opps,整首歌曲除了主旋律还在里面的solo还有节奏的变化几乎全部重新创作了,这才是翻唱所应该达到的效果。我心里还是希望可以欣赏到一张这样的翻唱专辑的。第一张听完感觉一般,相当一般,一把吉他很简单的和旋配合着娟子,娟子的嗓音也仅限于中音,一到高音我就跟着她一起打瞌睡,正因为如此,我昨天晚上很快就睡着了。原来天籁的人都爱打瞌睡。今天听了第二张,一半没听完就关了。但是我可以理解为啥豆瓣上人给予这么高的评价。大多这种貌似表现出很纯净的就是所谓的天籁之音的不疼不痒的歌曲都可以得到大家的肯定。因为很多人都以为这就是精品。就好像我很讨厌班得瑞一样。刻意地突出自己的音乐接近自然,而不讲究方法。就是简单地在一段轻音乐里强行插入一段鸟叫。本来就是轻音乐,在啥时候插进去你也不会觉得很突然。娟子她们的歌儿也一样,音乐上没有任何突破,也许唯一的卖点就是娟子的声音,好像在很安静的环境里一个女人在那清唱。这样的风格太土了,蔡琴奶奶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的,是吧。第二张专辑里还翻唱了《命中注定》,说到这歌儿我倒听到一个不错的版本,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个人用方言翻唱的,应该属于恶搞范畴,但是我觉得这是源于恶搞高于恶搞的,至少它让我觉得这个翻唱要比原唱亮点多了。
所以,一个女声的淫唱不一定就是天籁之音,大家大多都把自己对所谓的天籁之音的渴望随随便便就加到一个肯于这样唱歌的女人身上,于是就成全了很多个娟子与山顶洞人

不靠谱

这几周几乎每周都会收到类似:请把钱打到叉叉帐号,我是傻叉叉。的短信,以前我总会很慷慨地回一个:钱已打好赶紧查收,回头请我吃饭。虽然白白浪费我一毛钱,但是想到如果能看到那个傻叉叉傻逼呵呵地去银行提钱也是很幸福的。不过发现每次都收不到信息报告,这一定是丫直接暴卡的结果。不禁感叹这年头做个傻叉也这么不敬业,人家给你打钱过去前至少也得给你发个短信问问吧,手机都停了谁还给你打。干哪行都得有点技术,下午去上课的时候看见图书馆前一片橘红,以为是环卫工人开大会。走到近处才明白原来是一群黑人统一着装组团参观图书馆,大概是埃塞俄比亚那活过来的。这时候看俩午夜远远望见两个离群跑偏的游客,于是冲着他们喊:south.south!你看你看现在干物业都得有点技术,更何况你们这群傻叉呢?如果你真的没有技术还想活着的话只有两条路可走了,一是卖血二是卖身。低等的做鸡,高等的做全国人民的鸡。比如在韩国又爆出了艺人在跟唱片公司签约的时候必须要签订一个“奴隶条约”,里面要详细陈述自己的初恋初吻初夜以及各个细节,不得虚报误报。唱片公司对你知根知底了,一方面想千万不要搞出一个阿娇来,另一方面万一你火的不够还能适时搞出个陈冠希是吧。中国影视界最近也爆出说演艺圈艺人素质太差,总是跟这个跟那个上床的。他们就是这样,搞得大家也都很傻很天真,她们就是全国人民的鸡嘛,你能要求鸡有多高的素质?人家靠卖身挣钱,你还骂人家没素质,这不显得你们太没素质了么?中华美女千千万,就连非主流也算美女了,凭啥你是美女就让你火?卖身被!这是多么正常的事儿啊,大众这纯装得实在逼真。所以我太支持演员跟导演上床了!美丽是最靠不住的东西,靠不住的东西都能挣钱了,这个世界彻底地金融危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