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s by date

You are browsing the site archives by date.

大便

     大便是我硕士阶段的最后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憋了两年多的粪便在这一刻就要喷涌而出了。当然,人和人还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吃了两年多的涮羊肉,上火导致便秘,想拉又拉不出来;有的人吃了羊肉喝凉水吃冰激淋,最后拉肚子,噗的一声喷涌而出无比爽快。我是二十五号上午开始蹲坑的,对,就是圣诞节。拉在我前面的有一个大姐,她就属于后者,她站在台上面色潮红,翩翩起舞,一副即将高潮的样子。旁边一哥们对我说:你跟在他后面拉压力是不是很大?我说:其实我凉水也没少喝。上台之后果然喷涌而出,畅快淋漓。下台之后心情无比舒畅,我这憋屈的几年算是画上了个句号。下午两点多大便结束,大家站在门口等结果,时不时的还有别的组的童鞋过来通告下战绩。基本上每组便秘人数在1-2人左右。大家看着两个在台上便秘的童鞋,心里都有了底。其中一个是拉到一半被老师哄下去的,还有一个人十分羞涩,开始3分钟了还在那脱裤子。最终结果还没下来,大家也无法做到淡定。跟我一起聊天的俩童鞋已经都把KTV定好了,就等着老师一声枪响。等啊等,一直等了2个多小时,等到别的组的人都走光了,等到菊花都怒放了老师才出来宣布结果。我们组挂了4个。另外的两个童鞋就是跟我聊天的那俩。我赶紧掩面逃走,以免他俩认出我这个衰神来。出来赶紧告诉宿舍zp说,我们组挂掉了四个。作为第二天大便的一员,他顿时就不淡定了,紧张了一晚上在床上对着ppt念紧箍咒。我在一旁很嗨皮的玩游戏。他说:你知道么,你这么做对我有多残忍!我说:蛋定蛋定,你明天就是我这样的生活了,我是为了让你看到生活还是有美好的一面的。郭哥一向是悲情一样的人物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他和我一天大便。那天晚上郭哥大便之后就给我打了个电话,因为他头一天说要是过了就约我去他实验室喝酒。可惜我没接到,但是看到电话我知道他一定是过了。我赶紧打回去发现在宿舍没有他的情况下的大晚上,他手机关机了,我肯定,他一定是过了。可惜在昨天晚上他回到宿舍跟我说:我草,我傻逼了,我进二辩了。我问他肿么回事?他说那天学院宣布他过了,结果今天给他打电话说让他进二辩。他的头上分明是有乌鸦飞来飞去。     Continue reading

人人都有暴露癖

          LBS类网站最近吵得非常火爆,开始听到LBS这三个字母感觉很新奇,说是基于位置的服务。随便找了个此类网站玩了玩发现原来这类网站我曾经玩过,那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手机上有个叫做XX的软件。那时我还很年轻,那时我还在用他妈的N72.听说那个软件的一个原因是说他有定位功能,不是根据GPS而大约是移动基站。当时觉得非常神奇,这个公司到底得是什么底细,想要做出这么个玩意至少得有些基站的信息吧。当时那个软件的定位效果给我的感觉还是相当吃惊的。精准度我看应该在500米以内。当然这跟现在用的GPS定位没法比了,但在当时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来说这已经非常满足了。然后基于这个地理信息提供了一些类似于微博或者写一些出游攻略之类的附加功能(注意,是附加功能)。我当时觉得这事儿太牛逼了,这软件以后前途无量啊。直到后来来了北航后我还上过几次那个软件。不过再后来用了GPS后就将其抛弃了,毕竟这个东西定位更精准。     Continue reading

重生&找工作

重生      博客荒芜了大约半年了,今天我刚把它续好费,准备再战。这半年我当然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比写嫖客有意思多了。我曾经想等搞完了我要写个很给力的来记录一下。可如今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想写了。总之一句话,我走到了距离圣斗士最近的地方。感谢的话我也说不出什么,大恩不言谢。一切尽快趋于平静是我现在所想的。这些我现在想想都头疼。老师最后说,这几天好好放松放松,提心吊胆这么久了。他看到我激动的样子只是一直笑,我却啥也说不出来。好了,到此截至吧,你们懂的。找工作     还是说点轻松愉快的吧,比如说找工作。找工作轻松么?嗯,如果你拿它当成一种娱乐。我去听的第一个宣讲会是一个叫做“网康科技”的公司,公司就在中关村那,宣讲会开始放了一段视频,说他们公司做应用网关数据过滤啥的。我觉得这东西好像很耳熟。然后介绍了些买他们公司产品的公司,都是些门户网站和政府学校事业单位,每一个拿出来名字都响当当的。我觉得很耳熟。后来又说他们的过滤技术有多么牛逼,我觉得这更耳熟,我草,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GFW?这里的员工脑子一定都很干净。我要进去一定会给他们抹黑的。后来大家都开始提问,我开始瞌睡。总算熬到笔试环节了。试题厚厚一本。开始的题目都很正常,考了一堆被网友唾弃的+++++i+++++j+++等于几的问题,我做的很郁闷一看后面还有四五页呢,可是这马上就要吃晚饭了啊。后来我惊喜的发现这四五页全是一道题,一个四五页的程序在里面找了个函数问你这个函数是干啥用的?我粗略的翻了一眼没看着这个函数就交卷吃饭去了。当然,还赠送了个小礼物,一个纸条的本。    Continue reading

手机实名制

       公信不宣布从今年九月一号开始新入网用户必须实名登记。说这样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保护用户隐私和减少垃圾信息。这句话所表达的意思等同于在说:小姐,请把你裙子掀起来,我这样做是为了避免你走光。我没法理解当用户在办理业务的时候提供了更多的个人信息为什么就能起到保护个人信息的作用。这很明显是前后矛盾的。但是公信不的领导脑子显然跟人类的构造不是太一样,总是会闪现一些先锋的思想,于是就琢磨出了这个个理论。另外使用过手机的人应该知道,垃圾短信也并不都是手机号发出来的,这年头可以发短信的东西实在太多了,电脑软件,手机软件层出不穷,哪个都比手机号码发短信便宜,当然爆卡除外,所以想通过手机号码实名制就去遏制了垃圾信息未免有些太天真了。即便是这世界上就只有手机能发送信息了,那你看看满大街都是办证的广告可是有人管么?人家把手机号都留下了,你打个电话过去就能抓到人,就这样警察还懒得管呢你还指望他们去按照手机号查下人家真名和户口所在地?所以说,实名制真正的用途肯定不是为了百姓利益考虑的。          但是手机实名制对dang是有很大好处的。手机实名了之后对所谓的屁民就有很大的震慑效果,当你有更多的信息掌握在他们手里的时候如果他们想搞死你随便找出来一条按在一个名目下面就可以了。所以理论不过屁民或者是有屁民来找麻烦的时候就可以采取曲线救国的方案。摔跤不行咱就打手枪,拳击不行咱就上脚,反正总有一招干掉你,过程不一样结果是一样一样一样的。手机实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不实名的号可以爆卡,爆到最后欠下那么多钱这钱谁来还?显然是中国XX和中国XX还有中国XX以后还会有中国XX等XX。这些XX都是谁领导的呢?大家都懂的。你说你们这群屁民已经把手伸到他们的腰包里了,这不是找死么。所以实名之后你就别想下阴招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下回你再跟人家说,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要钱,那人家就该套手枪了。         屁民们,你们颤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