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推几个好货

    上上周的时候冯说要去听宋冬野问我去不去,我看了看活动,原来是麻油叶的演出,里面有尧十三,宋冬野不感兴趣,但是尧十三还是蛮有意思的,于是就一起去了。对宋冬野没兴趣主要是因为这家伙长得太胖了,也不是说胖子就出不来好的民谣歌手,其实李BB就比较胖,但是他总让我感觉胖得一脸痴呆样儿,所以他的歌我从来就没听过。到了现场发现他的歌还真值得听一听的,相比下尧十三的新歌我倒是不怎么感冒了。回来搜索一下发现宋冬野有不少歌了,堆一块儿差不多有两张专辑。现场的时候他唱了一首李志的和你在一起,但是自己改得英文版,大家听得乐够呛。我本以为是他现场故意搞笑用的,没想到丫还真有这么一首在专辑里,名字叫逼围子又,这名儿不错,很有喜感。现在最喜欢的两首应该就是关忆北和安河桥。看了他的一采访,还是一副土鳖样,你能在他的歌儿中找到很多李BB的痕迹,模仿嘛,没什么丢人的,但是他居然说自己最开始是听万晓利的听得内牛满面的。我开动脑筋使劲想了想万晓利哪首歌能让人有这感觉?脑细胞累死一堆也没想到。估计避嫌考虑?卧槽,大家又不傻。这次去听我感觉是超值的,因为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人,叫贰佰。这家伙一共就三首歌,但是这三首都很好,其中两首尤其突出,玫瑰和妈说,非常有感觉。作品不在多,在于精,这货的精品率实在太高。当时因为这个歌手实在太不起眼了,我站累了就跟冯在门口歇着,听了贰佰的一首歌,我俩第一反应都是,卧槽,这货不错啊!然后赶紧跑进去看看是谁。比宋冬野更出彩一些。

     有好的就有差的,我一直想着啥时候花伦能来北京演出下,后来有次他们在麻雀瓦舍有个什么后摇音乐节来,结果因为太远没去。北京南边有去无回啊,打车成本太高了。这次赶上了,他们参加了文雀的彩虹山专辑的发布演出,作为暖场嘉宾。去专场看暖场这么缺德的事儿估计也就我能干出来了。冯没听过后摇,之前我就跟他不断描述后摇现场有多爽。结果居然把他说得心动不已说要跟我一起去看。到了酒吧冯在一旁泡妹子,我就站在台前等。等得实在无聊,就跟旁边一哥们聊上了。那哥们上来就问我啥叫后摇神马的,问我听感觉如何的,好像记者采访。后来我问他是不是学生。他说他是传媒大学的小硕新闻专业。我心想卧槽,你说不是我都不信。我说我北航的他立刻一脸惊讶得说,奥奥奥你就是传说中的工科文艺男?我当时真想一巴掌乎死他,您是多少年没见过工科男了?不过丫确实挺娘娘腔的。后来逆耳上台了,逆耳木听过,这不重要,他们的鼓手很出彩,就是台上鼓手的位置一直是漆黑一片,连男女都看不清,等他们下台的时候你才会惊讶到,卧槽,怎么多出来一个人呢。花伦让人大失所望,也有个吉他弦没调好,丫就那么生弹,弹得我那个别扭啊。一首歌过半了开始偷摸在那调弦。Bass也没调好,无奈一个劲吐舌头。

     许巍10号也出了新专辑,还是豆瓣猜里看到的,叫此时此刻。随着马上12号就要演出,不过不对外售票,无奈娱乐圈无人搞不到。新专辑的质量很高,不亏是憋了4年弄出来的东西。许巍的东西跟早期相比转变很大,现在的作品越来越温暖了,当然这反映了他的生活状态,人家现在出名了有钱了,要还写出以前那些东西来绝逼就是无病呻吟。有人说他的歌曲越来越商业化,包括酒吧里碰上那哥们也跟我提到了这个词,我一直也不明白这个问题,你们是咋听出来商业化的味道的呢?人家又没在歌曲里唱洗洗更健康。在我看来只有你能不能出来好作品,歌曲本身跟商业化没有任何关系。许巍的这张跟爱如少年比起来没有那么惊艳,但也确实是一张不错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