歪钉

    今天是小新大喜的日子,他终于结婚了,这次是真事儿。早在半个多月前风声走漏时肖大侠和傻骄就让我代交礼金,人可以不到但是钱是不能不到的。后来这事儿就愈演愈烈,盛一直没动静我就默认他会来了,结果事到临头前一天才知道丫没打算来。我觉得吧,结婚呢就应该开个支付宝账户,为不能到场的人准备的,支持网上付礼金,省的他们四处找人帮忙随礼,婚礼一完事儿直接从支付宝导出个仇人名单来,省的以后还忘了这孙子到底来没来参加我婚礼了。
    小新的婚礼高端大气上档次,是我参加的所有同学的婚礼中最牛逼的一个,这也是我第一次参加同学婚礼,所以也显得格外有意义。小新西装革履的还真挺像那么回事,新娘以前没见过只有耳闻,只是我一直耳鸣听得不真切。两位新人在舞台上手拉手肩并肩,革命路上一起走,又叫爹又叫妈,还往瓶子里倒彩沙,玩的不亦乐乎,满脸充斥着幸福的笑容。最后双方父母还画了个花脸,远看好像张飞,后来才知道这叫大洗,但是我觉得这还不够大,应该再画写纹身,这洗才够大呢。这对我来说就是一次民俗的科普。结婚都这么玩么?最后婚礼结束时候一堆大爷大妈拿起了塑料袋收拾桌子,打扫战场那叫一个彻底,就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酒足饭饱出门的时候小新和新娘站在门口恭送,还有专门人士摄像,搞的我很不自在,好像国家领导人接见外宾一样。最后合影留念。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