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

在中国的南海上有个小岛,那里生活着一群以打渔卫生的土著居民,风景优美,海鲜个头巨大,盛产皮皮皮皮虾和生生生生蚝。一方水土养育好几方人,阿娇作为一东北爷们在这样的环境中发育得白胖白胖嗷嗷待煮。这里人民生活富足,遍地是债主,每天的生活就是全国各地催债。这也就是阿娇此次来京的主要目的。不过欠债的都是大爷,阿娇此次出行并不顺利,债没追回来,反而破财在京请大家吃海鲜。阿娇目前身居国开行要职,在小岛上置办了别墅和豪车,每天出入豪华会馆,泡妞都是空姐起步,偶尔没事了就出去飚车做一个环岛旅行。岛上的pm2.5很低,阿娇初来乍到还相当不适应,于是他选择了靠近深圳的海口定居,据他说这里偶尔还是可以呼吸到从深圳飘过来的雾霾,勾起他蛋蛋的思乡之情。阿娇说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太腐化,每天工作7小时,实际干活时间也就两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是吃喝玩乐。于是等到体检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点轻度脂肪肝。虽然我不清楚能有啥影响,但是听起来这就是个富贵病。像我们天天吃食堂的人,每天吃的油水都转化成脂肪也得不了脂肪肝啊。小满也刚刚从三亚回来,问起阿娇那如何时他拿起一个生蚝说我都不忍心吃,没见过个头这么小的。
小满作为最近发迹的天弘基金员工,生活过的也蒸蒸日上,前景一片光明。别人说现在就业两大行当最好,一个是it一个是金融,小满就属于后者。跟金融行业比起来,it简直就掉渣了,所以现在很多it人士也都往金融领域中挤。以前还觉得航空院所不错,相比起来,小满一年年底的奖金就够给航空院人民发上两年的工资了。当然,这是近两年比较好的情况了。行业变化还是挺快的,所以一切还需观望。
酒足饭饱小满带领大家去ktv,还开了一瓶芝华士。喝的时候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要提醒自己,想了半天也一直没有想起来,等喝完出来把大家送走回到实验室后我终于想起来了,就是后劲十足一定少喝,当年渔夫和百慈就是这么给我搞的走不动路的。不过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