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香港-澳门-三亚-广州

这是一段艰苦卓绝的旅行。夏天去南方玩应该就是一种活的不耐烦的表现,但是没办法,谁让我们是穷游呢。

深圳
深圳,也是这次旅行的一个直接原因,本次NOI的举办地,学校在深圳市郊的一个山上,依山勉强也能看到水。去之前老赵说过去条件应该比较艰苦,让我们做好准备。因此,去之前一点计划都没有,只想着速战速决早日离开。谁想到了之后大家就有些后悔了,住的地方虽然距离学校很远,每天要坐20分钟的班车去学校,但是地方很好,在大梅沙海滩的旁边,宾馆正对公园门口。开始还以为不过是个普通的海边浴场,后来得知原来是深圳人民的游泳圣地,以至于有次进程刚下车就有人招呼我们问去不去大梅沙。只是大梅沙的海滩质量实在恶心,由于人数太多,海滩简直就是一个垃圾场。每天晚上8点-10点是游泳的黄金时间,电子指示牌上显示海滩人数上万。一直过了12点还有5-6千人在里面游。那一周在深圳过的倒也很惬意,每天白天干活,晚上就去海边游个泳,然后出来在门口喝啤酒,回去睡觉。生活得无比规律。后来主办方派了个车拉我们去世界之窗玩了玩,就是北京的世界公园样子,转了两下我就失去了兴趣。时间还早,大家商量着去了旁边的红树林,风景很好,隔着海就能看见香港,又对未来几天的行程有了期待。
香港
深圳的工作结束后,我们一行六人就到了香港。以前一直觉得香港是个高大上的地方,来了之后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心都烂掉外表光鲜的大白菜。这可能也跟我们住的地方有关系,在旺角。旺角这个地方楼都很高很繁华,太阳狠毒但基本上也晒不到太阳。很多楼也都是又高又破,进去之后就感觉回到了改革开放前的中国,那种用了不定几十年的电风扇和球面的小电视机随处可见。海对面的中环和铜锣湾就要好很多,至少这么破的楼就很少见到了。如果说北京的城市布局像豆腐块一样,那香港就应该是马赛克了。两步一条街,十步一条胡同,路都很窄,大多都只能容下两辆车并排走。每天在这个城市都感觉到十分压抑,但也会让我觉得莫名的向往,就像刚来北京时候的那种感觉。都说香港是购物的天堂,我倒没看出来有多么天堂,至少我想买的东西算算也都不便宜。到了香港自然也要去港大看看了,港大是我去过的最为诡异的一所大学。港大建在山上,而且是十分陡峭的一座山上,并且是依山建的。去港大的路上猛然间眼前的路就开始呈大于30度角的方向开始向上延伸,走到他们学校门口已经累个半死。进了港大基本没发现什么人走的路,都是车行道,而且搞不清这学校的结构是啥样,以至于我们坐在一个楼前研究了半天。不过转转就发现了,似乎港大的生活应该基本就是在楼里,从一个楼通到另外一个楼。由于建在山腰上,学校里基本没有空的平地,不是在上坡就是在下坡,只有楼里的地是平的。比如你想爬山,那就进一个楼坐电梯上去从另一侧出来就对了。到处都是迷宫一样的路,转一会就晕,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在这里似乎并不适用。后来晚上去了太平山,在山顶可以俯瞰整个香港,非常漂亮,一颗外表光鲜的烂白菜。
澳门
我开始并没有打算去澳门,因为好多人说澳门很坑。我记得这话是肖神医跟我说的,后来我问她她居然不承认她说过这话。我又去网上查了查,大家的评价不少人说比香港好,甚至有人说澳门很有欧洲的情调,去不起欧洲就去澳门溜达溜达就好了,这才使我决定也跟着大家去澳门看看吧。不过事实证明,纯他妈扯淡。欧洲情调?朝鲜情调差不多吧。澳门给我的感觉就是建了一堆赌场的平壤。刚到澳门的时候感觉还不错,那里的水的价格几乎是香港的一半,让我们深感业界良心。澳门比较出名的就是赌场了,数量太多,几乎就是一个挨着一个。我们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流弊的赌场,叫什么葡京。里面赌的人一看就都是大陆客,开始以为里面应该都是些衣冠楚楚的成功人士模样的人,结果发现大约都是隔壁菜农模样的。不过出手阔绰,一个币都要500港币。在旁边观察了一下,基本上玩3把庄家才会输一把吧,比如猜大小,很邪门的就是只要大家都压大结果通常都是小。赌场大厅里摆着三个牛逼货,一个是内十二兽首里的马头,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还有一个绿色的石头忘了是啥了。去珠海关口还体验了下澳门的公交车,那破车,我小时候应该坐过。
三亚
三亚是最让我出乎意料的一个城市,按说这么一个著名旅游城市应该发展得不错,但是三亚市区简直就是惨不忍睹。从吃饭这一点上就能看出来,我们在大众点评上搜索评价好的饭店,去了之后都是那种路边摊的水平,没用空调,大家都是坐在路边光着膀子在那吃。店主还在那跟我们吹,说我们这小店虽小,但是名气一点都不小,你们放心吃,你们要吃不好到时候在网上一说我们也受不了了。然后还拿出来一张三亚市政府旅游宣传彩页,上面有什么诚信推荐饭店里面还有这家,我心中就一万只草泥马跑过。虽说三亚是个旅游城市,但是最好的风景都不在三亚。三亚市区的著名海滩也就是三亚湾,很长很大,水质跟北戴河差不多,根本就不是那种水清沙白的感觉。那种感觉只有去亚龙湾和蜈支洲找了。不过即便是那种水清沙白的地方也只可远观,真玩起来那叫一个活受罪,比如游泳。之所以水清沙白是因为周围都是珊瑚礁,海边也都不是什么沙子,很多碎珊瑚,踩在脚上生疼。海浪夹着这些小碎块打到你脚上基本上就是一堆小口子。在蜈支洲游泳的时候那海滩上基本上没有人的脚是完好的。沙子太白,都不敢睁眼,晃眼睛。水清所以很凉,进去倒很凉快,就是出来身上就全晒脱皮了,然后疼个几天。
广州
广州的城市建设还是相当不错的,城市很干净,就是太热不适合人类居住。珠江的水跟保定护城河有一拼。周围也都是高楼林立,当然,跟上海黄浦江边是没法比的。空气湿度经常是100%,每天浑身都湿漉漉的。广州可玩的东西不多,我玩的一个重点就是中山大学了。中山大学很大,校园很复古,到处都是树和绿地。楼的名字都叫什么堂,看起来也都不像是教学楼,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教学楼进去上厕所。学校北门挨着珠江,晚上一堆大妈在跳广场舞。周边的小吃不少,不过很多也都是那种没空调的小店,作为几个在北方住惯的人,在那找个有空调的地方吃饭是多么重要啊。
这次去的几个城市都太靠南,又赶上夏天,除去玩每天都感觉萎靡不振的样子,轻度中暑成为常态,在蜈支洲的时候开始有些热伤风了。回到北京刚从机场出来的时候感觉北京的气温真的太舒适了。我很喜欢在各个城市玩,玩的过程中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如果现在就把我放到这个城市里生活我感觉如何。现在看来大家往北京和上海挤也不完全是一种盲从,还是有相当的道理的。现在慢慢感觉北京倒成了一个很奇怪的城市,它的房价很高,城市环境很好,但消费水平确实不能算高。比如就这五个城市,在这些城市里没有一个地方你是能用3块钱买到一瓶红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