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飞了差不多10个小时终于到了巴黎。一行4人,刚下飞机就变成了5个。对于巴黎人来说,城市交通是他们的骄傲,因为他们吹牛逼说随便站在巴黎一条街道,周围500米内必然会有地铁。但是对于我们来说,那蜘蛛网一样的地铁线路图简直就是噩梦。巴黎地铁还是分区售票,买错票出不去是小事,如果被查还要面临25-50欧的罚款,据说是。所以,我们下飞机碰上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怎么从这荒郊野岭去我们的住处。大家开始潜心研究地铁线路图。我看了两眼头都大了,然后我直接跑到人工售票地方说我要去拉德芳斯你看着办吧,就这样,我买到了一张地铁票。后来众人纷纷效仿,结果是我跟大家拿到的票价不同,要贵了1欧左右。巴黎的地铁大多都是用驴车改装的,下面假惺惺地安装上了铁轨,但是只是起到固定作用,下面还有有轮胎的。坐着驴车我们来到了拉德芳斯,然后我成功地从地铁站出来了,他们4个被卡住了,因为票刷不出来。之后才搞清楚,我买的是高大上的RER线的票,他们到市中心后应该转乘M线才行,但是他们跟着我坐了RER,自然票价不对了。由于住处不同,在这里我们5个人变成了单个人。

到了住处收拾完东西也就是上午十点钟。千面说他要好好休息倒时差。我又给他耐心地讲解了下什么叫倒时差。千面听完后只好跟我们出去玩了。塞纳河贯穿整个巴黎。距离我们住处不远的地方就有塞纳河经过,于是我们决定先去塞纳河看看。都说巴黎是个艺术气息很浓的地方,我以为塞纳河边都是一些民间老艺术家在那吹拉弹唱扭秧歌什么的,到了之后发现那就是一条河而已,只不过不臭。我拿出手机,找到了那个距离我们500米以内的地铁站,直奔市里。大家的意思是今天我们先随便逛逛熟悉下环境。第一站到了凯旋门。凯旋门修在了十字路口中间,就是那个通常有红绿灯的地方修了个门,俗称凯旋门。凯旋门下有一大片空地供游客吃喝拉撒。门里面有个足够能把人绕晕的楼梯直通门梁。巴黎的楼都不高,所以凯旋门就算是这里比较宏伟的建筑了,站在上面能俯视大多的一切,其实比大裤衩差远了。顺着凯旋门就是香榭里舍大街,大约相当于西单。没看到什么大商场,都是一些专卖店啥的。这里人很多,大家都是慕名而来,我们是恰巧路过。顺着香街走了一趟拐弯就来到了艾菲尔铁塔。爬塔是个很漫长又很坑的过程,排队上去大约需要2个多小时吧。塔分3层,上到2层大约还要等半小时的电梯才能上到顶端。站到那里,大约就是巴黎的最高点了。郑说他看到了海,我打开谷歌地图让他看了一眼海在哪。
接下来的几天大约就是去了一下几个著名的景点。卢浮宫和奥赛博物馆大约是一个风格的,主要就是画、雕塑和家具。画篇幅都不小,几米长几米宽,只有少量几幅画是看着眼熟的,比如蒙娜丽莎。蒙娜丽莎在那里面真的是观看人最多但是又非常小的一幅画。一堆人在那围着。以至于卢浮宫专门为这画加了个护栏,站在护栏外也就隐约能分辨出画的男女。雕塑呢,就是一些缺胳膊断腿光屁股女人,比如维纳斯。奥,对了,我们排队每人租了一个讲解器,最坑的是他们说有汉语的讲解,等到的时候人家说没有,千面说如果没有讲解进去相当于白看。于是我们每人租了一个英语的。事后我跟我国说,我觉得租了这个后我不但是白看了而且还他妈练了一下午英语听力。千面也表示赞同。于是去奥赛博物馆的时候我们就没有再租。不过在奥赛的时候,我分明听见有的人里面的讲解是中文的。这俩博物馆我最讨厌逛的地方就是装饰艺术区,说白了就是跟逛宜家的感觉差不多,宜家的床还可以坐,这里估计不行。蓬皮杜是个现代艺术博物馆,就是一堆先锋艺术家搞出来的东西。虽然看不懂,但是很多东西还是挺有意思的。比如用黑白胶片拍的一个光屁股黑女人在那跳舞,比草榴上的女人看着要多才多艺。
千面终于等来了他的法国同学,那人带我们去吃了一顿法国简餐。同学拿着菜单说,这几个里面你选三个。我就随便选了仨。不过虽然大家选的东西各不相同,但是上来的东西都一个德行。一些沙拉加几陀东西。我问那同学,法国人都是这么吃菜的么?她说不不不,他们还有一种吃法就是把蔬菜蒸熟。我说你在食堂就是吃这些玩意?她说嗯。我说我终于理解你为啥让千面给你带一箱子方便面了。
老佛爷和巴黎春天是俩卖奢侈品的地方,就是那种卖高大上的地方。像什么法国大宝欧莱雅之类的东西在这里是看不到的。我是带着任务而来,小磊哥让我给他老婆买瓶子花露水,价格不要超过500。我跟小磊哥说这价格在这边买便宜不了,小磊哥说那怎么说也是从法国带回来的,不一样。我说,你真心想被坑?小磊哥说,嗯!小磊哥说选香奈儿5号。然后千面的同学说,什么?香奈儿5号?那都是给40岁以上用的。我听了倒吸一口冷气。我说那买啥?她说要是保险就买屌小姐,或者coco。我跟小磊哥汇报,小磊哥说,你随便买就行,另外你注意时差,老子正睡觉呢。最终还是给小磊哥买了屌小姐,68欧,京东上525。我跟郑说,你说他是不是有病?郑说,诶,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千面说病的还不轻。我赶紧拦住千面,你知道为啥他俩都结婚了吧?
最后一天我要隆重介绍一下冰姐。冰姐跟我们住在不同的地方,最后一天我在那做poster,收到了法航的邮件。我跟冰姐说法航发邮件了,可以选坐了。冰姐说她帮大家一起选了,因为只有她带了电脑。后来我又仔细看了一下邮件,妈蛋,不是选坐,是说延误了,8个小时。于是我们又多出一天闲逛。冰姐说把行李放在巴黎北站寄存,于是我们相约北站。冰姐说她到了,我们就出去找,我说我在正门,很大的一个门,冰姐说她也是,但是我就是找不到她。后来冰姐告诉我一个她看见的地方,我定位后过去,发现她站在一个小门洞前。我说冰姐,你管这个叫大?冰姐说这不挺大的吗?我说冰姐你就不能往旁边看看有没有更大的?冰姐说打算要去卢浮宫。我说如果你去卢浮宫估计以你的路痴劲头咱们在巴黎就见不着了。冰姐说绝对没问题。千面为了打消冰姐的这个念头跟冰姐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卢浮宫怎么怎么无聊。冰姐兴趣越发大了。我说千面,你这不叫剧透,简直就是剧情预告。没办法,只要跟冰姐约定晚上车站见。结果呢,我们六点多到了车站,冰姐说她在卢浮宫里找不到出口了,正在做布朗运动。之后我们活活在车站等了冰姐俩小时。后来冰姐去吃饭,给了老板50欧,老板找了20欧。在我们正要去机场的时候冰姐说20欧不见了,又回餐馆去找,最终确认丢了。到了机场,法航安排了住宿,冰姐突然说,诶呀,我钱包也不见了。我说钱包里都有啥?她说好多卡。我说身份证在吗?冰姐说没。我说那还好。冰姐说不是,是没了。我一身冷汗,我说冰姐你不会护照也没了吧?冰姐说还好还在。我点点头。我说,冰姐,你别再把护照和登机牌丢了,虽然登机牌好办,但是那也耽误时间啊。冰姐点点头。第二天一早,行色匆匆出来,在机场冰姐说她登机牌也丢了。之后冰姐见人就说她丢东西的经历,大骂资本主义社会的罪恶。
都说巴黎是个浪漫的地方。其实也没有看出啥浪漫。千面那同学跟我说,你知道法国人怎么约炮么?他们会说,你愿意跟我一起喝杯咖啡么。之后俩人真的会去喝咖啡,然后才会去开房。我想,这地方确实挺浪,慢的。